《老刘散文选》第9篇: 母亲,您走好

发布时间:2022-06-04 00:42 阅读次数:
本文摘要:(我的母亲) 接到母亲不能进食的消息是去年冬月最后的一个晚上,那晚我一夜没有合眼。我深知,我那七十七岁体弱多病的母亲,这次可能要永远地走了。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就象刀绞一样,恨不得马上飞到母亲身边。 火车载着我和妻子急急赶回了洞庭湖畔的华容老家。在二哥窄小的平房里,挤满了亲人和乡邻。母亲平静地躺在床上,很瘦很瘦。 当我和妻子悄悄走到母亲身边,也许是骨血情深,不等我们开口,已是三天三夜不醒人事的母亲竟张开了双眼,吃力地伸着满是青筋的手招呼我们坐下。

华体会官网

(我的母亲) 接到母亲不能进食的消息是去年冬月最后的一个晚上,那晚我一夜没有合眼。我深知,我那七十七岁体弱多病的母亲,这次可能要永远地走了。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就象刀绞一样,恨不得马上飞到母亲身边。

  火车载着我和妻子急急赶回了洞庭湖畔的华容老家。在二哥窄小的平房里,挤满了亲人和乡邻。母亲平静地躺在床上,很瘦很瘦。

当我和妻子悄悄走到母亲身边,也许是骨血情深,不等我们开口,已是三天三夜不醒人事的母亲竟张开了双眼,吃力地伸着满是青筋的手招呼我们坐下。拉着母亲冰凉的手,妻子早已是泪如泉涌。

母亲想说什么,可声音迷糊不清。妻子费了许多周折,才弄懂几句。意思是申饬我们在外要和气,不要打骂孩子,要照顾好小弟,说着说着母亲又昏了已往。

(我母亲和我女儿) 母亲再次醒来已是夜半时分。望着母亲那深陷的双眼,我的泪不禁滚了下来。

多想让母亲再活几年啊,可无情的病魔却把母亲推到了死亡的边缘。我深知再好的药也不行能将母亲拉回来了,可做儿子的责任还是令我请来了医生。医生了看,开了点药,或许是人参之类的补药。母亲喝了几口,就再也不愿开口了。

  夜深了,乡亲们都走了,母亲悄悄地躺在床上知觉全无,只有口中另有一些气息。我和妻子默默地守在床边,尽我们未尽的一份孝心。湘北的冬夜漫长而严寒,更增添了我们的伤感。

望着再也不行能醒来的母亲,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...... 母亲一生养育了我们姊妹13个(后成活了8个),因为孩子多,日子一直过得很艰难,乞贷借米是常事,野菜稀饭成了我们儿时抹不去的影象。母亲没有文化,却很尊重有文化的人,也很希望自己的后代中能出几个有文化的人,于是我就成了母亲重点造就的工具。  那时学费很自制,记得高中每学期才10块钱,可就这10块钱也难找齐呀,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家庭。为了让我上学,母亲想尽一切措施,不惜厚着脸皮随处乞贷。

有年发洪流,实在没措施了,母亲就将自己生存了20多年的一对陪嫁金耳饰卖了,为我筹了学费。  母亲不识字,不会讲大原理,但却能掂出家和国的份量。

七九年底,中越自卫还击战的硝烟还未散尽,征兵事情就开始了。其时我在一所小学教书,很想弃教从戎,可就是下不了刻意。因为家里劳力少,母亲又在住院,当我把这一想法告诉家人时多数人差别意,尤其是我的小姑。

他们说外头正在接触,加上邻村有几个战士在自卫还击战中牺牲了,更增添了他们的担忧。厥后,我跑到医院征求母亲的意见,谁知平时兢兢业业的母亲竟举起了双手。她说,男子汉就是要到外面闯一闯,投军既可为国分忧,又可以为自己找点前途。

母亲的话更坚定了我从军的刻意,使我最终成了人民解放军的一员。  母亲是位极热心的农村妇女,象火一样温暖着她身边的人。解放前我家有个远房叔爷,是位无儿无女无依无靠半身不遂的瞽者,母亲看着他可怜,毅然将他接来我家赡养。

在10多年的时间里,母亲把他当亲生父亲看待,喂茶喂饭,端屎端尿,体贴周到,倍受乡亲歌颂。(母亲和她弟弟) 母亲特别善良贤惠,有理也要让三分,从不与人计算。农村的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置惩罚的,可母亲和她的三个儿媳一直相处很好,就像母女一样。

母亲为人正直,对我们要求很高,从不偏袒我们。总是重复嘱咐我们要有良心,有孝心,有善心,要做好人,不做恶人。

  母亲一直没有出过远门,去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岳阳了。先是孩子多家里穷,没钱看世界,厥后我们大了,条件也好了,可老人家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,再也经不起车船的颠簸了。  自古忠孝难两全。这些年队伍抗洪抢险和军事战备等急难险重任务比力多,抽不出时间回家好好陪陪老人家,我想母亲会原谅我的。

在我陪着母亲渡过人生最后的三个日夜里,从母亲安祥的脸上,我读懂了什么是幸福,什么是母爱,什么是平凡,什么是伟大!   (送别母亲后全家留影) 母亲走了。些许寒意和孤苦从心底突袭而来,世间有许多事情可以挽回和赔偿,唯有生命的消逝,眷恋和遗憾瞬间成为永恒。  母亲,您走好! (此文选自作者散文集《真情难忘》,作于2000年)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,《,老刘散文选,》,第,9篇,母亲,您,走好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honskylighting.com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电话

0786-381736789

扫一扫,关注我们